飞鹏网

薛宝钗的性格特点分析,薛宝钗人物形象分析

小七 141 0

薛宝钗,是曹雪芹著长篇章回体小说《红楼梦》中的女主角之一,与林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,贾宝玉的从母姊(姨姊)、妻子。

她容貌丰美,举止娴雅,博学多才,因此受到贾府上下一致好评。

父亲(薛姨爸)早亡,有母亲(薛姨妈)和哥哥(薛蟠)。宝钗进京后与母亲薛姨妈、哥哥薛蟠暂住于贾府的梨香院,后迁居与东北上一处幽静的房所。因红楼梦八十回后失传,故据推测,林黛玉病死后,贾宝玉与薛宝钗成婚,但最终未与之白头偕老,贾宝玉没多久便看破红尘出家为僧。

薛宝钗人物生平

薛宝钗家庭出身

薛宝钗(宝玉的姨姊)出生在金陵城,“贾、史、王、薛”四大家族之一,这薛家乃是紫薇舍人薛公之后。共八房分。在“护官符”上,薛家有“珍珠如土金如铁”的说法,形容其有百万家资,巨富无比。

薛宝钗生得肌骨莹润,举止娴雅,又有一大两岁的兄长,名为薛蟠(宝玉的姨兄)。当日有她父亲在日,酷爱此女,令其读书识字,乃至其才较之乃兄竟高过十倍。那薛家虽本是书香继世之家,自薛父死后,薛姨妈怜薛蟠是个独根孤种,未免溺爱纵容,以致老大无成。薛蟠赖祖父之旧情分,在户部挂名行商,领着内帑钱粮,采办杂料。其余一切经济事务一切不管,仍由管家仆人等操办之。宝钗见哥哥不能依贴母怀,她便不以书字为事,只留心针黹家计等事,好为母亲分忧解劳。

薛宝钗随母亲、兄长一起进京主要有以下原因:一是近因今上崇诗尚礼,征采才能,降不世出之隆恩,除聘选妃嫔外,凡仕宦名家之女,皆亲名达部,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,充为才人赞善之职;二是探访亲友;三是自薛姨爸死后,各省中所有的买卖承局,总管,伙计人等,见薛蟠年轻不谙世事,便趁时拐骗起来,京都中几处生意,渐亦消耗,薛蟠需亲自入部,销算旧帐,再计新支。

薛宝钗的舅爸,王子腾为京营节度使,新近提升了九省统治。宝钗的姨爸,贾政在京都任工部员外郎。 [1]

薛宝钗热毒冷香

宝钗生的病是“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”,即作为仙人的思凡之心——脂批说“凡心偶炽,是以孽火齐攻”,以及对人间苦难的同情和关注。

冷香丸的配方中,春、夏、秋、冬四季合起来就是“炎凉”二字。蜂蜜、白糖味甘,黄柏性苦,合起来就是“甘苦”二字。“白”者,纯色也。“蕊”者,花之精髓也。牡丹、荷花、芙蓉、梅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又分别象征了高贵、淡雅、娇艳、坚贞四种品性。所以整个一副“冷香丸”就是象征宝钗“知著甘苦,历尽炎凉,虽别离亦能自安”的坚贞不屈的精神。脂批说冷香丸的药引是仙界诸仙人合力制作,不是吃人间烟火之人能享用的。

薛宝钗宝钗入都

薛宝钗和母亲,兄长一起进京备选才人、赞善之职。薛蟠为了躲避甄英莲的官司带宝钗和妈妈去了金陵,薛家在京中原本是有房宅的,怎奈贾母王夫人热情挽留,于是薛宝钗和母兄便以姨娘亲的身份,客居在荣国府的梨香院,与金陵十二钗其他女孩们生活在一起,后元妃省亲,遵照旨意,入住大观园中一处叫蘅芜苑的住所。每日或饭后或晚间,薛姨妈便过来,或与贾母闲谈,或与王夫人相叙。宝钗日与黛玉、迎春姊妹等一处,或看书下棋,或做针黹,倒也十分相安。 [2]

身为名家世宦之女的宝钗,自小读书识字,亦“杂学旁收”,她对文学、艺术、历史、医学以至诸子百家、佛学经典,都有广泛的涉猎和渊博的知识。 [3]

薛宝钗宝黛钗初会

林黛玉进荣府以后,贾母万般怜爱,寝食起居,一如贾宝玉。二人亲密友爱,日则同行同坐,夜则同息同止,真是言和意顺。不想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,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。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。 [4]

薛宝钗在家养病,贾宝玉送贾母回家后转去薛宝钗闺房探望。两人探讨了彼此身上所佩戴的物件。薛宝钗身边的丫鬟莺儿笑道宝二爷宝玉上的字和姑娘的正好是一对:宝钗挂有一把錾有“不离不弃,芳龄永继”的金锁,与贾宝玉随身所载之玉上所刻之“莫失莫忘,仙寿恒昌”恰好是一对,寓意金玉姻缘。 [5]

薛宝钗小惠全大体

宝钗照顾弱者的感受。她出色的管理方法“无为而治”把大观园治理得井井有条;她出钱出物为史湘云设东摆螃蟹宴,解决了湘云贫寒、势单却要请客的困难;她照顾命运坎坷的香菱,使香菱免受欺负;她暗中帮助家境贫寒的岫烟,一针一线地为她着想;连猜忌她的林黛玉她都用心教导,使黛玉都不禁对她“心下暗服”。 [6]

薛宝钗宝钗出闺

大轿从大门进来,家里细乐迎出去,十二对宫灯排着进来,倒也新鲜雅致。傧相请了新人出轿,宝玉见喜娘披着红,扶着新人,蒙着盖头。傧相喝礼,拜了天地。请出贾母受了四拜,后请贾政夫妇等登堂,行礼毕,送入洞房。

那新人坐了帐,就要揭盖头的。凤姐早已防备,请了贾母王夫人等进去照应。宝玉此时到底有些傻气,便走到新人跟前说道:“妹妹,身上好了?好些天不见了。盖着这劳什子做什么?”欲待要揭去,反把贾母急出一身冷汗来。宝玉又转念一想道:“林妹妹是爱生气的,不可造次了。”又歇了一歇,仍是按捺不住,只得上前,揭了盖头。喜娘接去,雪雁走开,莺儿上来伺候。宝玉睁眼一看,好像是宝钗。心中不信,自己一手持灯,一手擦眼一看,可不是宝钗么!只见她盛妆艳服,丰肩软体,鬟低鬓軃,眼瞤息微,论雅淡似荷粉露垂,看娇羞真是杏花烟润了。 [7] (程高本续)

薛宝钗独守空闺

由于宝钗贤淑明达,博得贾母与王夫人的欢心,终与宝玉结成“金玉良缘”。然贾宝玉婚后不久出家,她成为一个年轻的孀妇。 [3] (程高本续)

薛宝钗人际关系

编辑

薛姨爸,就是薛宝钗的父亲,薛宝钗的母亲是贾宝玉的姨妈,那么薛宝钗的父亲就是贾宝玉的姨爸,因为姓薛,所以叫薛姨爸。

林姑爸,就是林黛玉的父亲,林黛玉的母亲是贾宝玉的姑妈,那么林黛玉的父亲就是贾宝玉的姑爸,因为姓林,所以叫林姑爸。

薛宝钗主要人物关系

薛宝钗薛府:

父亲:薛姨爸(薛公之后裔)

母亲:薛姨妈(薛王氏)

兄长:薛蟠(同父同母)

兄嫂:夏金桂(薛蟠之妻)

从父弟/叔伯弟:薛蝌(叔父之子)

从父弟妇:邢岫烟(薛蝌之妻,贾家荣国府邢夫人侄女)又称,妹妹。关系。姨父的嫂子的娘家侄女。

从父妹/叔伯妹:薛宝琴(叔父之女)

从母弟/姨弟兼丈夫:贾宝玉

丫鬟:莺儿(黄金莺)[8]、文杏

薛宝钗贾府:

姨母/姨妈:贾王氏(贾家荣国府,薛姨妈亲姐)

姨父/姨爸:贾政

从母兄/姨兄:贾珠

从母姊/姨姊:贾元春

从母弟/姨弟:贾宝玉

从母兄妇:李纨

舅表姊:王熙凤

舅表姊夫:贾琏

舅表甥女:贾巧姐

舅表甥婿:王板儿

从母侄男/姨侄男:贾兰[9]

名义姨妹:贾探春

名义姨弟:贾环

姨姻姑表妹:林黛玉。(姨父的甥女。即姨姻姑表妹。对称。宝钗。舅母的甥女。即舅眷姨表姊。)

姨姻姑姑:林姑妈

姨姻姑夫:林姑爸

薛宝钗人物评价

薛宝钗书中评价

薛宝钗(28张)

正册判词(钗黛合一)

画着两株枯木,木上悬着一围玉带,又有一堆雪,雪下一股金簪。也有四句言词,道是:

可叹停机德,堪怜咏絮才。

玉带林中挂,金簪雪里埋。 [4]

释义:

这一首是说林黛玉和薛宝钗的。

1.可叹停机德【钗】——宝钗有着令曹雪芹赞叹的高尚品德。“停机德”,出于《后汉书·列女传·乐羊子妻》。故事说:乐羊子远出寻师求学,因为想家,只过了一年就回家了。他妻子就拿刀割断了织布机上的绢,以此来比学业中断,规劝他不要半途而废。宝钗就常常劝宝玉努力学习,考取功名,努力上进。 [8]

2.堪怜咏絮才【黛】——如此有才情的女子,她的命运是值得同情的。“咏絮才”,用晋代谢道韫的故事:有一次,天下大雪,谢道韫的叔父谢安对雪吟句说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道韫的哥哥谢朗答道: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谢道韫接着说: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谢安一听大为赞赏。见《世说新语》。 [8]

3.玉带林中挂【黛】——前三字倒读即谐其名。从册里的画“两株枯木(双“木”为“林”),木上悬着的一围“玉带”看,有说法从字面意思揣测,林黛玉是上吊而死。 [8] [8] 也有其他探究,沉湖而死。

4.金簪雪里埋【钗】——“金簪雪”暗点其名。雪,谐薛,暗写宝钗的彻悟“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,宝钗的境界“香可冷得,天下一切无不可冷者”。金簪意旨宝钗结局,钗为两股,而簪为一股,即为最后宝钗孤独一人死去。 [8]

花名签

签上画着一枝牡丹,题着“艳冠群芳”四字。下面又有镌的小字,一句唐诗,道是:任是无情也动人。 [9]

诗词

《凝晖钟瑞》《竹夫人谜》(谜底:竹夫人)

芳园筑向帝城西,华日祥云笼罩奇。有眼无珠腹内空,

高柳喜迁莺出谷,修篁时待凤来仪。荷花山水喜相逢。

文风已着宸游夕,孝化应隆遍省时。梧桐叶落分离别,

睿藻仙才盈彩笔,自惭何敢再为辞?恩爱虽浓不到冬。

《咏白海棠》《忆菊》

珍重芳姿昼掩门,自携手瓮灌苔盆。怅望西风抱闷思,蓼红苇白断肠时。

胭脂洗出秋阶影,冰雪招来露砌魂。空篱旧圃秋无迹,瘦月清霜梦有知。

淡极始知花更艳,愁多焉得玉无痕。念念心随归雁远,寥寥坐听晚砧痴。

欲偿白帝凭清洁,不语婷婷日又昏。谁怜为我黄花病,慰语重阳会有期。

《画菊》《螃蟹咏》

诗余戏笔不知狂,岂是丹青费较量。桂霭桐阴坐举觞,长安涎口盼重阳。

聚叶泼成千点墨,攒花染出几痕霜。眼前道路无经纬,皮里春秋空黑黄。

淡浓神会风前影,跳脱秋生腕底香。酒未洗腥还用菊,性防积冷定须姜。

莫认东篱闲采掇,粘屏聊以慰重阳。于今落釜成何益?月浦空余禾黍香。

《临江仙》

白玉堂前春解舞,东风卷得均匀。蜂团蝶阵乱纷纷。几曾随逝水,岂必委芳尘。

万缕千丝终不改,任他随聚随分。韶华休笑本无根, 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!

《镂檀锲梓谜》(谜底:《红楼梦》)

镂檀锲梓一层层,岂系良工堆砌成?

虽是半天风雨过,何曾闻得梵铃声!

薛宝钗他评

贾母:(评蘅芜苑)虽然她省事,倘或来一个亲戚,看着不象;二则年轻的姑娘们,房里这样素净,也忌讳。我们这老婆子,越发该住马圈去了。你们听那些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,精致的还了得呢。她们姊妹们虽不敢比那些小姐们,也不要很离了格儿。有现成的东西,为什么不摆?

贾政:(评宝钗《更香谜》)此物还倒有限。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词句,更觉不祥,皆非永远福寿之辈。

王熙凤:(宝钗讽刺她讨好贾母后,对平儿说)宝丫头虽好,却打定主意,“不干己事不开口,一问摇头三不知”。

李纨:(评宝钗诗)含蓄浑厚,到底是蘅芜君。

史湘云:(对林黛玉说)谁也挑不出来宝姐姐的短处。

(背地里和贾宝玉称赞)宝姐姐宽宏大量有涵养。

(对宝钗说)凭他怎么糊涂,连个好歹也不知,还成个人了?我若不把姐姐当亲姐姐一样看,上回那些家常话烦难事也不肯尽情告诉你了。

林黛玉:(金兰契一回对宝钗感叹)你素日待人,固然是极好的,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,只当你心里藏奸。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,又劝我那些好话,竟大感激你。往日竟是我错了,实在误到如今。细细算来,我母亲去世的早,又无姊妹兄弟,我长了今年十五岁,竟没一个人象你前日的话教导我。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,我往日见她赞你,我还不受用,昨儿我亲自经过,才知道了。比如若是你说了那个,我再不轻放过你的;你竟不介意,反劝我那些话,可知我竟自误了。若不是从前日看出来,今日这话,再不对你说。

(慈姨妈慰痴颦一回笑道)这么大了,离了姨妈他就是个最老道的,见了姨妈他就撒娇儿。

贾宝玉:(“绿玉”改“绿蜡”的指点)真可谓‘一字师’了。

(梦中喊骂的第二天)不该!我昨儿怎么睡着了?真是亵渎了她!

(对莺儿说)明儿不知那一个有福的消受你们主子奴才两个呢。

赵姨娘:(和王夫人夸)宝钗虽年轻,却想的周到,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又展样,又大方,叫人敬服。

众婆子:(对于宝钗对大观园的管理)姑娘说的很是。从此姑娘奶奶只管放心,姑娘奶奶这样疼顾我们,我们再要不体上情,天地也不容了。

莺儿:(对宝玉说)宝姑娘有几样世上的人没有的好处,模样儿还在其次。 [8]

薛宝钗评点者评价

曹雪芹:古鼎新烹凤髓香,那堪翠斝贮琼浆?莫言绮縠无风韵,试看金娃对玉郎! [8]

脂砚斋:宝钗此一戏直抵通部黛玉之戏宝钗矣,又恳切、又真情、又平和、又雅致、又不穿凿、又不牵强,黛玉因识得宝钗后方吐真情,宝钗亦识得黛玉后方肯戏也,此是大关节大章法,非细心看不出。细思二人此时好看之极,真是儿女小窗中喁喁也。

金姑玉郎是这样写法。袭人出嫁之后,宝玉、宝钗身边还有一人(麝月),虽不及袭人周到,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,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。要知自古及今,愈是尤物,其猜忌愈甚。若一味浑厚大量涵养,则有何可令人怜爱护惜哉?然后知宝钗、袭人等行为,并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,当绣幕灯前、绿窗月下,亦颇有或调或妒、轻俏艳丽等说,不过一时取乐买笑耳,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贤也,是以高诸人百倍。不然,宝玉何甘心受屈于二女夫子哉?看过后文则知矣。

妙极!凡宝玉、宝钗正闲相遇时,非黛玉来,即湘云来,是恐洩漏文章之精华也。若不如此,则宝玉久坐忘情,必被宝卿见弃,杜绝后文成其夫妇时无可谈旧之情,有何趣味哉!

奇文!写得钗、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。何也?宝玉之心,凡女子前不论贵贱,皆亲密之至,岂于宝钗前反生远心哉?盖宝钗之行止,端肃恭严,不可轻犯,宝玉欲近之,而恐一时有渎,故不敢狎犯也。宝钗待下愚,尚且和平亲密,何反于兄弟前有远心哉?盖宝玉之形景已泥于闺阁,近之则恐不逊,反成远离之端也。故二人之远,实相近之至也。至颦儿于宝玉似近之至矣,却远之至也。不然,后文如何反较胜角口诸事皆出于颦哉?以及宝玉砸玉,颦儿之泪枯,种种孽障,种种忧忿,皆情之所陷,更何辩哉?此一回将宝玉、袭人、钗、颦、云等行止大概一描,已启后大观园中文字也。今详批于此,后久不忽矣。钗与玉远中近,颦与玉近中远,是要紧两大股,不可粗心看过!

听宝卿之评亦千古定论。作者一片苦心,代佛说法,代圣讲道,看书者不可轻忽。

妙!宝钗自有主见,真不诬也。真诗人语。

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,讽刺时事。只以品行为先,才技为末。纤巧流畅之词,绮靡浓艳之语,一洗皆尽,非不能也,屑而不为也。最恨近日小说中一百美人诗词语气只得一个艳稿。看她清洁自厉。终不肯作一轻浮语。

是极!宝钗可谓博学矣,不似黛玉只一《牡丹亭》便心身不自主矣。真有学问如此,宝钗是也。

好极!高情巨眼能几人哉!正“鸟鸣山更幽”也。

真是知己,不枉湘云前言。

末二首是应制诗。余谓宝林二作未见长,何也?该后文别有惊人之句也。在宝卿有不屑为此,在黛卿实不足一为。

池边戏蝶,偶尔适兴;亭外急智脱壳。明写宝钗非拘拘然一女夫子。

是极!宝钗可谓博学矣,不似黛玉只一《牡丹亭》便心身不自主矣。真有学问如此,宝钗是也。

出自宝钗目中,正是大关键处。

拍案叫绝!此方是大悟彻语录,非宝卿不能谈此也。

“也是个”等字,一环的巧妙。其雅量尊重,不在言之表。一句骂死天下浓妆艳饰富贵中之脂妖粉怪。

知命知身,识理识性,博学不杂,庶可称为佳人。可笑别小说中一首歪诗,几句淫曲,便自佳人相许,岂不丑杀? [8]

张汝执:读书要得真解。若蒙混看去,则便失立言之旨矣。如此一书,多以为作者必遭逢不偶,故借宝玉弃物,以泄沦落终身之愤耳。然愚细玩其旨,殊不尔也。却是以宝钗自喻,与《金瓶》中作者以孟玉楼自喻同一意也。何也?看其写宝玉处,总是日在群女队中,柔媚自喜,毫无一点丈夫气象,以此自喻岂不自贬身份?看其写宝钗处,凡一切治家待人,温厚和平,幽娴贞静,至若前、后规谏宝、黛之正论,无不剀切详明,真可谓才德兼优,此书中一大醇人。但如此淑女,而乃归于痴迷之宝玉,或亦作者之别具深情也。岂即如蔡邕之托身董卓,范增之托身项羽?郁结不解,而借此立意以泄一时之激愤,未可知也。盲瞽之见,敢以质之高明。

此回原是金玉二人,彼此互验灵物,以为日后配合伏案。然若呆呆写去,便觉了无生趣矣。于是想出一黛玉来,加杂其间,以衬托之。便成一篇极生动文字。

宝玉的浑厚,宝钗的柔顺,一一写出。

不但性情醇正,而且世故通明,可谓纯人。

厚重可嘉。

廓然大度。

好诚笃人,语语从真性写来!

宝钗固以德胜,据此看来才亦可爱。

书中每写黛玉处,其性情何等乖张,何等猜忌。惟此一回,写探春之因抄而动气,写宝钗之未抄而尚且回家。若黛玉亦在被抄之列,而乃默无一言甘伤颜面,而忍受,何也?

以上二回,却是极写探、钗身分。但探春虽是贾府庶女,究系外人,此之谓主中宾。钗虽是贾府亲眷,后为正室,此之谓宾中主。按此而论,则是以宝钗陪探春。按后而论,则是以探春陪宝钗。看他写宝钗处无一而非圣人真实的正理,即此便见作者之深意。

东观阁:写宝钗是淑女,可爱。

宝钗可谓善于体贴人情。

王希廉:黛玉说宝钗专留心人带的东西,有意尖刻;宝钗装没听见,亦非无意,只是浑含不露。

宝钗探望送药堂皇明正,黛玉见房内无人看见,又从后院出去,其钟情固深于宝钗,而行踪诡密,殊有泾渭之分。

黛玉心事向宝钗实说,不但写黛玉平日多心,且见宝钗贤德,并暗写出众人背后议论。

袭人独留心扇绦,与晴雯等迥异;宝钗独说贞静为主,亦与黛玉等不同:的是贤妻好妾。

写宝钗换参一节,显出宝钗精细,非比富贵家闺阁中不谙世务。

写金桂撒泼,越显出宝钗涵养。

立松轩:写宝钗岫烟相叙一段,真有英雄失路之悲,真有知己相逢之乐。时方午夜,灯影幢幢,读书至此,掩卷出户,见星月依稀,寒风微起,默立阶除良久。

戚蓼生:薛家女子何贞侠,总因富贵不须夸。发言行事何其嘉,居心用意不狂奢。世人若可平心度,便解云钗两不暇。

宝钗认得真、用的当、责的专、代的后,是善和人者,故赠以识字。敏与识合,何事不济。 [8]

嫏嬛山樵:近日复有《红楼圆梦》一书,愈趋愈下,不但识者见之大笑,而正侄辈诸人见之所当痛哭者也。……他那第一回书,就说宝钗、袭人俱是“假道学而阴险”之人,开口就乖谬了。推其原心,彼必是效圣叹之评《水浒》,谓宋江为假仁义而阴险者。又偷学《后红楼梦》之论袭人,而更进一层并及宝钗。方且自诩独具只眼,观其后有贾仲妃之事,则其为偷学《后红楼梦》可知。且其第一回中云,芳官、柳五儿遇尸解后的妙玉,遗以锦囊,诣扬州黛玉墓,有白鼠扒去坟土,开馆,黛玉复生。棺内遗泪成珠,大如鸡卵,小如桂圆,十万八千粒量之共得八斗,因以致千万之富。是作者以子建之才自居也。请教二位老伯,即此尝鼎一脔,可笑不可笑呢?

富察明义:威仪棣棣若山河,还把风流夺绮罗。不似小家拘束态,笑时偏少默时多。

梦觉主人:天地钟灵之气,实钟于女子,咏絮丸熊、工容兼美者,不一而足,贞淑薛姝为最。

涂瀛:或问:“子之处宝钗也将如何?”曰:“妻之。” [15]

张庆善:“在红楼梦的所有人物当中,薛宝钗是最复杂的一个。” [16]

薛宝钗 骆玉明:宝钗是《红楼梦》中最难演人物第一等。她长得美,“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脸若银盆,眼如水杏。”聪敏智慧有教养,而最关键的是,特别能体贴别人。 [17]

董康:卷中写薛之美如天仙化人,令人不忍狎视,写其情不脱闺娃态度,纯用虚笔出之。设置二人于此,吾知倾倒宝儿者必多于颦卿也。

薛宝钗文学史评价

薛宝钗性格的形成和发展与她的家庭背景密不可分。薛宝钗出身于皇商家庭,“家有百万之富”。“丰年好大雪(薛),珍珠如土金如铁”,这“金陵一霸”薛家原是“现领着内帑钱粮,采办杂料”的“皇商”,实际上就是一个支用国库营商的官僚大资本家,他们与贾家这样纯粹的贵族式的官僚世家不同,因此潜移默化的影响,使薛宝钗具有不同于其他人的特质:世事洞明。她对世事的洞明,对人情的练达,体现在她对湘云开社作东的“又要自己便宜,又要不得罪人,然后方大家有趣”的劝说等。

此外,薛家本是书香继世之家,身为贵族官僚家庭的大家闺秀,加上父亲的宠爱,她幼年时受过良好的文化熏陶。宝钗也受过正规的教育。因从小博览群书,宝钗的才能学识更是数一数二。 [18]

薛宝钗其它评价

俞平伯:钗黛合一。

闫红:能够共情,并且愿意付出,已经是善莫大焉,但我还是奢望能够有一种大善,不带感情色彩,脱离价值取舍,更多一些理性考量,我称之为无情之善。这似乎是一个过高的要求,但在红楼梦里,有人就做到了这点,此人便是被评价为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的宝钗姑娘。 [19]

穆欣欣: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。”可见,宝钗是个不矫情的女孩。宝钗放在现代,也是班长人才,有统领全局的才能,有团结周围人的亲和力,而且会做思想工作。

黛玉行酒令一时无心,说出禁书《牡丹亭》里“良辰美景奈何天”,被宝钗逮个正着。宝钗事后找到黛玉,先是笑说要黛玉跪下受审,后来加上几句话敲打,黛玉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心之失。这恰显露了宝钗的成熟大度,一是她没有当众让黛玉下不来台;二是宝钗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。 [20]

刘心武:“金玉良缘绝非贾母本意。” [21]

马瑞芳:“薛宝钗最适合从政,她要生在这年头,至少能做到副部级!” [22]

二知道人:有取宝钗之稳重者。

沈谦:宝钗乃淑女。

平步青:《红楼梦》极誉钗、袭。

王海洋:有淑女之庄重与聪慧。

胡子:完美是宝钗的唯一“不足”。

李景光:宝钗的所谓奸险、阴狠是续书造成的。 [23]

薛宝钗人物外貌

编辑

“头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儿,蜜合色棉袄,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,葱黄绫棉裙,一色半新不旧,看去不觉

87版红楼梦薛宝钗 奢华。唇不点而红,眉不画而翠,脸若银盆,眼如水杏。罕言寡语,人谓藏愚;安分随时,自云守拙。”

品格端方,容貌美丽,且天质聪慧,博学宏览。 [8]

薛宝钗

薛宝钗人物结局

脂评本:贾宝玉与薛宝钗成婚,但贾府没落后,贾宝玉沉浸在对过去美好生活的怀念和对林妹妹的哀悼中,又无法忍受“转眼乞丐人皆谤”的生活,十分绝望和痛苦。宝钗很爱宝玉,但仍无法与宝玉相知相爱,纵使举案齐眉,到底意难平。 [8]

薛宝钗角色原型

薛宝钗考证派言

红学家土默热把《红楼梦》放在明末清初的历史背景和江南世族的文化背景下去重新解读。主要观点是——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是写下《长生殿》的杭州人洪昇,大观园的原型就是杭州的西溪湿地。土默热说,答案是肯定的。书中的金陵十二钗,创作原型就是杭州的“西陵十二钗”,也就是当日西溪的十二个女诗人——顾之琼、徐灿、林以宁、钱凤纶、柴静仪、钱静婉、顾启姬、冯又令、毛安芳、张槎云、李端房和朱柔则。薛宝钗原型是钱凤纶《红楼梦》中薛宝钗居住的地方叫蘅芜苑。“蘅芜”的本义指香草,“苑”是指种植花草的园圃。杭州原来在西溪蒋村一带,有钱、万两户人家花圃生意做得很大。冯梦祯日记记载“钱万二氏竹树产业花息甚繁”。土默热认为,薛宝钗的原型就是钱凤纶。书中薛蟠与“桂花夏家”门当户对的联姻,夏家指的就是另外一家做花圃生意的万家。 [24]

薛宝钗索隐派言

索隐派去收罗许多不相干的零碎史事来附会《红楼梦》里的薛宝钗。

流传较广的有:第一派说薛宝钗和林黛玉都是男儿身; [25] 第二派说薛宝钗、柳如是都号“芜君”,柳如是也是秦淮八艳之一。柳如是号“蘼芜君”,早年曾与陈子龙同居,他们把同居的松江南园的南楼,称作“红楼”。而薛宝钗因为居住在“蘅芜苑”而号“蘅芜君”。严中说,蘼芜和蘅芜都属多年生草本植物,又都香气袭人,《红楼梦》里写薛宝钗所居住的蘅芜苑时说,苑内有许多的奇花异草,“那香的杜若蘅芜,还有什么丹椒、蘼芜”。后来,薛宝钗住进了蘅芜苑,因此得号“蘅芜君”,这跟柳如是的“蘼芜君”十分相似。另一个关联是,《百家姓考略》中记载,柳姓属“河东郡”,所以柳如是又自称“河东君”。而《百家姓考略》中载,薛姓也属于河东郡,因此,薛宝钗也可以自称为“河东君”。再一点是,柳如是后来被人纳为妾,居住在“绛云楼”中。而《红楼梦》中贾宝玉将“怡红院”题为“绛云轩”。后来,薛宝钗当上了“宝二奶奶”,这里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居所。 [26]